我的高中生活的确是很与众不同的:住在全员寄宿制学校都不想着回家,逃课不出校门去学校机房,做一些自己也说不清楚的研究。而这一切,没有任何回报的保证。

我又的确是不后悔的。还记得初入高中,校内的电子科技社团没有纳新,机器人社团又太偏机械,于是最终我成为了一名 OIer(信息学奥林匹克竞赛参赛者)。虽然在很多人眼里,信息学竞赛位于五大竞赛之尾(身处河北的我不知道浙江、江苏地区情况如何)。至少,他们都认可信息学竞赛列为五大竞赛之一。写到这里,不免想到最初在刘汝佳前辈的辅导书前言中,读到有关信息学竞赛的地位和他的告诫时,心里的那种难受与坚定。

其实我所在的 2015 级是很悲惨的,2013 级的学长们拿下了七个一等奖和一个省队,当时人们都认为 hyoi(我校信息学竞赛)要崛起了!可惜的是,2014 级、2015 级在信息学竞赛主流编程语言由 Pascal 到 c/c++ 的转变中掉队了,初中自学过 c 语言的我很明显的感受到了 Pascal 的落后,于是我成为了 2015 级第一个坚定的转用 c++ 的人,那时已经临近高一第一学期期末,现在想来,那时已经掉队了。2016 年信息竞赛联赛,2014 级补回了两个一等奖,2015 级只有一个一等奖,获奖的是我同班的一个十分聪明的比我们小一岁的同学,我们班另一位同学的分数被卡在了二等奖榜首。这年河北省队选拔标准是联赛成绩占四,选拔赛成绩占六,进入省队不必是一等奖,但往年省队选拔赛区分度都很低,这两个同学便都放弃了考省队。

我的不安分是逐渐凸显出来的,一年的联赛备考期间,我结识了一位熟悉服务器建设与操作系统的同学,成为了关系十分好的朋友。Linux 从遥不可及的代名词变成了我相见恨晚的操作系统,查看网页源码成为了我习惯性的动作,我对深入研究服务器没有太大兴趣,他没有纯手写 html 的勇气,于是我们的配合成为了必然。联赛后,2015 级退出机房,准备学业水平考试,我们两个和另一个研究设计的同学开始着手为学校搭建信息学竞赛的评测网站,但当时定位太高,选择了基于 React 的同样处于开发阶段的 material-ui 进行界面搭建。最终由于压力太大,不了了之。这期间我又参加了创新作文大赛科普科幻作文大赛,我的科幻作文有幸闯进复赛,而为我带来的,不过是参赛非的支出,八月底,开始准备科技创新大赛,我不知道自己这样做到底值不值得。

做这么多占用时间的的事,我的成绩也上下跳跃不停,未来越来越渺茫,我近乎是在逆行。在同学们把精力全部压在高考上时,在大家承受衡中带来的隐性压力时,我还做如此选择,我近乎是在逆行。但我仍然坚定,我自信不会被一所大学牵绊住自己的未来,我自信这些选择对我来说是无悔的。乐观来看,最差不过是去华北电力大学一类的学校,最好,则是得到科技创新大赛一等奖、信息学竞赛一等奖,我就可以进入尖子班,全力补回自己落下的功课。

或许我的这些努力是为了在自住招生中争得一席之地,毕竟河北的竞争压力大,可是乎我并不是单纯的为自助招生做准备。我喜欢在教室里认真地做题,但我的心常常躁动,似是一种召唤,唤我去做些事情,来自于梦想的诱惑。可我也处理不好目前的状况,一个普通的家庭背景给不了我太多的帮助,在这条不同寻常的路上,即使有志同道合的友人,也只是合作伙伴,一切只能靠自己去争取。

前路渺茫,我无法前行,我将继续前行。

河边村左西村联办中学